“稻草男孩”想上学母亲去陪读:他上课,她盯着(2)

8岁男孩患脑瘤,随时有生命危险

他说想上学,母亲去陪读

“只要儿子觉得快乐,我就一直陪着他”

重庆永川区三教镇的男孩小杨,3岁时被查出患了脑肿瘤,发病就要摔倒,更要命的是一旦撞破了脆弱的脑血管,随时都可能丢性命,被称稻草男孩。医生5年前就推断最多只能活半年,在妈妈的呵护下他已经8岁了。

小杨一心想上学,妈妈为了圆他的梦,寸步不离当陪读,妈妈的坚持感动了老师们,学校当特殊学生收留了他。昨天是母子俩一起上学的第四天,重庆晚报记者记录下了他们的点点滴滴。

3岁男童的愿望

“妈妈我要上学”

重庆永川区三教的小杨,3岁时查出患了脑肿瘤,一旦发病会毫无征兆地摔倒,头破血流是小事,医生说一旦跌倒摔破脑血管(遭脑瘤侵蚀早已脆弱无比),这会要了他的命。医生根据病情推测,这个稻草人般的男孩最多只能活半年。

小杨身边三四岁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看着玩伴们都背着书包上学,站在门前观望的小杨在妈妈耳边念叨,“我什么时候才能去上学啊?我想跟他们一起玩。”

3岁多的儿子主动要上学,换任何一个母亲肯定是兴奋都来不及,但对周文群而言,儿子的话却像一颗毒刺,深深刺痛了她,让她感到有些无助。

小杨摔倒后一旦醒不过来,他这一生就过去了。周文群说,“我怎么舍得把他推向危险。”

摔倒留伤疤无数

妈妈寸步不离

周文群他给儿子选择了离家只有几十米远的幼儿园,那时小杨的病情不算太严重,发病的频率不高,幼儿园收下了他。

周文群不放心,她悄悄守候在幼儿园外,有时看不到儿子,她就叮嘱老师,一有异常就打电话给她。在妈妈的眼皮底下,小杨断断续续上了3年的幼儿园,身上留下一道道摔倒留下的伤痕。

一年半前小杨病情恶化,他不得不休学,周文群带着儿子四处求医,医生告知,要治只能做手术,但风险很高而且不一定能治愈。

此后,周文群对儿子更是寸步不离。在她每天24小时的保护、搀扶下,小杨如今已8岁。

平凡母亲的坚持

老师特批她陪读

休学治疗一年半无果,小杨发病频率越来越高,如今每天都要晕倒四五次,这还不是最令周文群头痛的事。

最近又开学了,小杨依靠在门口,看到玩伴们又背着书包上学。小杨的一句话再次刺痛了周文群,“妈妈,我想回到学校去。”此时的周文群只有29岁,但因操心儿子,她比同龄人苍老许多,满脸皱纹。

儿子又想上学,周文群有些为难。哪个学校敢收啊?为了满足儿子的愿望,周文群表示,只要有学校愿意收,她可以为儿子安全担保,担保方式就是陪着儿子去上课。

三教镇花桥小学的老师们得知后,答应了她的请求,“我们答应了她,因为这个平凡母亲的坚持。”

稻草男孩和陪读妈妈的一天

大清早陪儿看动画片

9月2日开学,29岁的周文群告别学校15年后再次回到课堂,不过这次是陪儿子。

昨天是上学第四天,清晨4点过,重庆永川区三教镇云龙村只有周文群家亮着灯。“娃儿得病后,早上四五点就醒了,我也得起床守着他。”睡眼惺松的周文群替小杨穿好衣服,打开家里唯一一件值钱的电器———电视,让小杨看动画片。

“看动画片他就不会到处跑,就不会摔跤。”周文群半躺在床上,抱着儿子陪他看动画片。早起陪儿子看动画片,成为周文群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

早餐是咸菜下稀饭

喜羊羊看过了好几遍的,小杨依然被逗得合不拢嘴。转眼6点半,小杨留在床上看动画片,周文群开始准备早饭。

周文群家在村上原本还算富裕,村里第一栋楼房就是她家修的,这几年为小杨治病花光积蓄不说还欠下几万的外债。

煮好稀饭切好咸菜,家里其他人纷纷起床。小杨的爷爷奶奶要帮着照顾小杨的妹妹,爸爸起早贪黑的打工维持生计,周文群实在不忍心让他们再起早帮忙打理家务。

家人们都起床后,周文群打来热水看着小杨洗漱完毕后,一家人开始吃早饭。

他坚持要自己背书包

小杨的爸爸杨红在镇上一家工厂上班,每月能挣1000多元。早上8点,吃完早饭后,杨红骑着摩托车送儿子和妻子到学校。

从爸爸的摩托车上下来后,周文群想替儿子拿书包,但小杨执意要自己背着书包走进教室。道别时,小杨对爸爸说,“我会好起来的!”

小杨个子比同学们高出一大截,被安排在了最后一排靠后门的位置,周文群端一根板凳坐在小杨旁边。班上的同学对这一对特殊的同学有些好奇,一直围在周文群和小杨身边,直到上课铃响起才回到自己位置。

妈妈目不转睛盯着他

上午八点半,上课铃响起。课上小杨举手要答题,不过几次举手后,老师都没有点到他,小杨有些泄气。其实老师们是担心他突然活动犯病,不过课后老师会单独和小杨聊几分钟,爱学的小杨也趁机向老师提出疑问,并做好笔记。

语文、数学、思想品德,上午前三堂课,小杨又是举手、又是做笔记,忙得不可开交,身后的妈妈却只做了一件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最爱的体育课只能发呆

上午11点过,思想品德下课后,在小板凳上坐久了,周文群想一下站起来有些费劲,活动手脚后才扶着墙站了起来。

“妈妈马上体育课了!我们去玩游戏。”和同学们一样,小杨最喜欢的就是体育课了。但是他的病情却不允许他剧烈运动。

11点20分,上课铃响起,同学们或自由活动或成群做游戏。但小杨和妈妈只能坐在位置上发呆,一开始小杨还能静坐,见同学们玩得兴起,他起身倚靠着教室门张望,妈妈紧张地跟了上来,双手随时准备搀扶他。

突然发病被迫提前放学

体育课后午餐,回到教室,小杨趴在桌上,眼巴巴地望着操场上奔跑嬉戏的同学们。“我知道他想出去一起耍,但他不能剧烈运动。”下午1点左右,周文群和记者交谈中,小杨的身体突然往下一沉,记者还未反应过来,周文群已伸手接住了晕倒的小杨。

他又发病了。周文群半坐在地上,紧紧的抱着儿子,小杨脸色青紫,身体不停的抽搐着,持续了10分钟左右,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周文群扶起儿子,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小毛毯披在他身上。因为犯病,小杨当天的学校生活被迫宣布提前结束,妈妈带着他回家休息。

“学校的大门永远为母子敞开!”

花桥小学副校长刘真平告诉记者,上个月,小杨的母亲给自己打了电话,表达了小杨想回到学校上学的愿望。

“只要他想读书,学校大门永远为他敞开。”刘真平表示,结合小杨的实际情况,学校研究决定,由小杨妈妈陪读,既让他接受了教育,又确保安全,学校还为小杨和母亲提供免费午餐。

刘真平说,学校的老师都被周文群这种浓浓的母爱所感动。小杨非但没有增加学校负担,反而对同学们有很好的教育作用。

刘真平表示,耳濡目染小杨妈妈对儿子的爱,更能让同学们感受到父母的一片苦心。小杨的到来也让其他的同学学会了关爱,现在还有同学主动提出帮小杨和他的妈妈打饭洗碗。

“即便治不好你的病!妈妈也一直陪着你!”

记者:小孩这病,真的不能治好么?

周文群:我们也不知道,医生都不知道。

记者:有没有想过放弃?

周文群:说实话有过绝望,但从没想过放弃,因为在我眼中他和其他正常孩子一样。

记者:为何非要让孩子上学?

周文群:即便治不好他的病,只要那是他最快乐的事,只要他觉得快乐,我就一直陪着他。

记者:妻子的坚持你怎么看?

杨红:我很担心如果儿子哪天突然离开了,她能不能接受。但是毕竟条件有限,也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