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从齐:二十八年植绿守绿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1986年,第一次到格尔木,灰色的土坯房、寥寥无几的小杨树……满眼的土黄色,人们对这座西北小城的评价一点不虚。想起刚到格尔木工作的场景,从陕西来到格尔木的安从齐,至今记忆犹新。

刚来格尔木时,安从齐印象最深的就是:进入秋冬季节风沙几乎不停地刮,沙尘天气说来就来,使人防不胜防。气候特别干燥,雨雪天一年到头基本看不到。当年,市区外围除了农建师开垦的部分荒地作为耕地和点缀着孤零零的几棵杨树外,其余全部是漫漫黄沙,一眼望不到边。

1991年,安从齐由原单位“转战”到格尔木林业站工作,这一干就是28个年头。

图为安从齐和同事在林地查看森林防火及树木成活情况。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格尔木物资匮乏,苗圃的培育、栽种、浇灌几乎全部靠人工,林业站七八个同志不分男女经常加班加点。“格尔木的土质多有砂砾石,栽种树木很难,以前全靠铁锹、铁镐,有的时候还要下手去捡挖里面的石头。每年三四月份,也是格尔木风沙较多的季节,站上就一辆皮卡车,苗子出来后要去栽种,工具、苗子、人都挤在这辆车上。到了林地,不论男女,从没有人抱怨,都是想着怎么把树种好、怎么才能成活。毫不夸张地说,种一次树,回家身上能抖下半斤多沙子。那时候站上有几个女同志,也和我们干一样的活,下一次林地大家都是灰头土脸的,敬业精神真的令人钦佩。”说起植树的点滴,安从齐打开了话匣子。几十亩的苗圃,两万多棵红柳、新疆杨、青杨,分散在格尔木辽阔的土地上,看着种了不少,却总觉得没多少绿色。

格尔木昼夜温差较大,三四月份早晚还会结冰,用于林地灌溉的水渠因土质等原因经常淤堵。安从齐告诉记者:“那时候条件太差了,为了保证树木成活,真的是没办法,小伙子们凭着身体好,跳到冰水里清淤,现在老了,落下的病根也是苦不堪言,静脉曲张、关节炎看似小毛病却把人折腾得够呛。”

白天忙碌在绿化一线,到了晚上,安从齐他们又面临另外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还记得电影《可可西里》吗?和电影里的情节一样,为了保护青藏线上的野生动物,安从齐和站上的几名男同志还经常和森林公安干警一起开展巡山活动,打击非法猎捕野生动物和盗挖红柳根、白刺根的不法行为。“到了冬天,我们经常会去巡山,那时候人员较少,大家带着帐篷、行李,坐着皮卡车进山,晚上穿着棉衣、棉裤,戴着大棉帽睡在雪地上、冰面上。山里的夜晚,狂风肆虐,呼啸的风声还掺杂着狼叫,刚开始还真有点不习惯。这几年,通过开展保护野生动物行动,盗挖树根的现象几乎没有了,植被得到了良好的修复,青藏高原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我们工作的压力也减小了不少,这也正说明了我们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安从齐说道。

2000年,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开展人工造林活动,一系列举措让格尔木的绿色发展有了更加坚实的后盾,大面积人工造林,让植树造林成为了全民运动。在格尔木东出口的人工造林林地里,安从齐一边看着新栽树木的长势,一边安排着冬季除草防火工作,他说:“那段时间,树苗子多、人多、大家干劲也足。从那年开始,咱们市里造林的力度也开始越来越大了,这一年年下来,格尔木就成了现在的戈壁绿洲,说实话,看着小树苗一天天长大,我打心眼里高兴。”

――

来源: 格尔木日报作者:李莎莎美编:佟 妍

声明: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